TL-1224

远看正经人,近看猥琐男

马。

北纬森林:

腿毛毛:

满杯千水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大逃杀开始了。


想到个事,毒埃是十篇文九篇车的西皮,而且听说漫画还有孩子了(?)

又已知毒液设定是外星生物,埃迪是地球人,所以他们肯定不是同一个物种(连开车都是触手play【闭嘴】)

既然不是同一个物种那么就肯定会有生殖隔离,既然有生殖隔离……

那漫画里毒埃的孩子到底是谁的?

————分割线————

据评论的大大所说应该是毒液自己的孩子!
于是又有了新的问题:

毒液它娃会不会和毒液抢埃迪?
(毕竟宿主稀有嘛)
这样一来岂不是会上演一出“儿子和爹一起抢娘亲”的家庭伦理剧!
(为脑洞洞搓手手)

————再次分割————

又一次被科普……

所以孩子自己大了就走了啊……

(感觉也可能是埃迪毒液生完孩子,孩子自己觉得自己是个过于闪亮的电灯泡,最后迫于恋爱的酸臭味离家出走)

(我在想什么)

————最后的分割线————

评论的各位都是神仙吧神仙!
(不说了我去补漫画)

去他的,谁都在给我装丫挺的

我他妈也在装丫挺的


【黑邪】澡堂一日游

国庆节快乐!
#OOC 预警
#渣文笔预警
————

前些天黑瞎子说是要教徒弟学会水战,问我意见时我正失神去了九霄云外,黑瞎子说了什么我一概没听,只懒洋洋应和了几声佯装是在专心致志听着,勉强算是答应过了。
怨不得父辈不厌其烦地教导子孙后代要听师傅的话。
造孽啊。
等到黑瞎子幸灾乐祸地暼着我的黑脸时,为时已晚。
黑瞎子把我拖进了个公共浴室里。天晓得他怎么找到的小澡堂,中老年的男人们三三两两挤成一堆,吐着来自各个省份的方言,满不在乎地把全身的肥肉都重重叠叠地或是垂下来或是摊开在浴池的站台上,看着倒是舒坦快活。
我透过水汽氤氲眼见那水面上浮动的油光,转头又见黑瞎子眼睛上蒙的一层薄雾,心下凛然;视线下移却是黑瞎子身上套的一条不堪入目的狗头裤衩——然后我就闻见黑瞎子轻快地说了句:“小三爷,您莫不是嫌弃这儿水脏?”我一愣,旋即便觉察到他的用意,刚要出言反驳,黑瞎子却又继而自顾自高声讲道:“嫌弃也没法子呀,毕竟是体验生活,您老将就着点。”我暗骂一声,看着黑瞎子,有种不祥的预感升起来。
果然,澡堂外头惊雷似地炸出句:“谁这么大胆子,敢嫌兄弟们的洗澡水脏!?”原本懒懒倚靠在站台边上的一群大老爷们登时也着了恼似地把腰杆子挺得直溜,将摊开在台边的肉尽数收回身上,露出大面积的纹身,齐刷刷松起筋骨来,皆眼神不善地斜睨着黑瞎子和我。
黑瞎子拿胳膊肘捅捅我,下巴点了点气氛压抑的浴池:“瞧见了没?这是水战前的预备,热身运动和气势压迫都齐全了,然后再进入正题,这才能发挥出最佳水准。”
我本想回应一句,瞄眼澡堂门口,话头哽在了喉咙里。
一个肥硕的大汉趿拉着鞋撞进了澡堂,甩着手中褐色的毛巾气势汹汹如狼似虎地冲过来,口中吼道:“兄弟们,让这兔崽子们知道知道厉害!”池里一帮子人响应号召,跟着抖抖腱子肉爬出来,状似饺子出锅,且是一动一震的壮圆饺子。
我侧身避过朝我扑来的褐色毛巾,耳边吹来黑瞎子的声音:“啧啧啧,太凶残了,我们今天就教到这里吧,教学结束。”
而后我就被拦腰扛了起来,双脚离地,好不容易练出来的腹肌直顶在黑瞎子的肩上,黑瞎子当真跑起来的步频步幅又都甚大,我被驮在上头不一会便觉不适。且不论黑瞎子的肩峰有多硌人,单是充斥着我目之所及的那堆迎风飘扬的狗头就分外辣眼睛。
再说两个光膀子男人一个拎着另一个撒脚丫子在大街上狂奔,后面跟着一群螃蟹身上纹(黑瞎子后来告诉我那是因为本来纹的蝎子被肉撑开,拓宽了所以像螃蟹)的中老年人狂追,怎么看怎么像一对好兄弟出柜私奔被发现的样子,实在有伤风化。
我在黑瞎子肩上晃悠,忽然闻听黑瞎子在喘气的间隙说:“你看另外一边那个人,是不是解雨臣?”
我脑子嗡地一声炸了,一抬头,视野中闪过一个身着粉红衬衫的青年,粉色的手机脱了手掉在地上,似乎朝我们的方向看了许久。
神兽奔腾而过,正如此时奔腾着的黑瞎子。

“起来。”黑瞎子盯着倒地不起的吴邪,踱步。
吴邪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擦净嘴角的血色,满脸愤懑地摆出防御的架势。
“再来,别手软。”
————
午睡前想到的一个教学场景。

我刚才在想,老子绝对不吃簇邪黑瓶这些邪教西皮。
吃了我是狗。
现在……汪汪汪汪汪汪。

——
占个tag好了,不知道有没有同党。